玫瑰糠疹的辨證論治、外治療法、護理要點


©醫康網 www.lkum.com 版權所有
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lkum.com/pages/QJKjiujl.html
玫瑰糠疹是一種較為常見的自限性炎癥性皮膚病。以皮膚上發生橢圓形或圓形淡紅或黃褐色斑片,上覆糠秕樣鱗屑,皮疹隨皮紋排列為特征。本病病因不明,多數學者認為系病毒感染所致,也有人認為與細菌、真菌或寄生蟲感染以及過敏等因素有關,但都未被證實。起病時常于頸、胸、腹、背或四肢等處出現一個較大的橢圓形或圓形淡紅色或黃褐色斑片,被覆糠秕鱗屑,稱為母斑。母斑出現後數天,軀干及四肢的近側端相繼有泛發性成批的皮損出現,形態與母斑基本相同,但較母斑為小,呈橫列橢圓形,長軸與皮紋方向一致,中心有細微皺紋,邊界清楚,覆有細薄的糠秕樣鱗屑。自覺有輕度或中度瘙癢,少數病例可有劇癢或完全不癢。本病有自限性,一般約經4∼6周皮疹即自行消退。少數病例皮疹反復成批出現,病程可延至半年以上,甚至長達數年之久始能痊愈。本病屬于中醫“風熱瘡”範疇。

辨證論治

1.風熱蘊膚[癥狀]發病急驟,皮損呈圓形或橢圓形淡紅斑片,中心有細小皺紋,表面少量糠秕狀鱗屑,伴心煩口渴,大便干,尿微黃。舌質紅、苔白或薄黃,脈浮數。[治法]清熱涼血,祛風止癢。[方藥] 消風散加減。荊芥10 g,防風10g,蟬衣5g,大胡麻10g,苦參10 g,知母10 g,牛蒡子10 g,生地黃10 g,紫草15 g,生甘草5g。

瘙癢甚者,加白鮮皮15 g,地膚子15 g。[備選方藥]消風止癢沖劑(969)。

2.風熱血燥[癥狀] 皮疹為鮮紅或紫紅色斑片,鱗屑較多,皮損範圍大,瘙癢較劇,伴有抓痕、血痂。舌質紅、苔少,脈弦數。[治法]清熱涼血,養血潤燥。[方藥] 涼血四物湯加減。當歸10 g,生地黃12 g,川芎10 g,赤芍10 g,黃芩10 g,黃連3g,白茅根15 g,丹皮10 g,雞血藤15 g,白鮮皮15 g,地膚子15 g,生甘草5g。

血熱甚者,加水牛角30 g(先煎)。[備選方藥] 四物合劑(984)。

外治療法

1.苦參30 g,蛇床子30 g,川椒12 g,明礬12 g。煎水外洗,每次15∼20分鐘,每日1∼2次。用于風熱蘊膚證。

2.復方蛇床子洗劑 蛇床子粉10 g,爐甘石粉10 g,碳酸1 ml,甘油5 ml,蒸餾水加至100 ml,外搽患處,每日3∼4次。用于各證型。

3.清涼膏 當歸30 g,紫草12 g,大黃9g,黃蠟、青黛適量,香油50 0g。外涂患處,每日2次。用于各證型。

護理要點

1.注意皮膚清潔衛生,忌用熱水燙洗。

2.保持心情舒暢、多飲水。

3.不食辛辣及魚腥發物。

中醫名藥方

理血養肝健脾湯__(邵經明)


[組成] 當歸12克 白芍15克 生地20克 丹皮12克阿膠9克 旱蓮草12克 白術12克 茯苓12克 炙甘草6克

[功能] 補血滋腎,養肝健脾,益氣補中。

[用法] 每日一劑,水煎,分兩次服。

[主治] 原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以皮膚和粘膜出血為主證。其病因雖有多種因素,但其病機不外肝腎陰虛,肝髒失其藏血功能和脾氣虛弱失其統血能力,而使血液不循常道,溢于脈絡之外發為本病。方中當歸、白芍可補血活血,養血斂陰;生地、丹皮滋陰涼血化瘀;旱蓮草、阿膠滋陰補血;白術、茯苓、炙甘草則可健脾益氣補中。全方九味藥物配伍,具有滋陰補血以養肝,使血得其藏;健脾益氣而補中,使血得其統,使血液循常道運行而不致妄行。

[加減] 據臨床體會,治療本病藥宜甘寒,不宜溫燥或苦寒,溫燥傷陰,苦寒傷陽,均不利于本病。經過多年實踐,篩選穩妥有效的理血養肝健脾湯作為治療血小板減少的主要方藥。但由于患者年齡的大小、體質的強弱、病程的長短和病情輕重緩急的不同,所以選定處方,也應隨之加減。例如兒童稍受時邪則易內熱蘊藏,迫血妄行,發生本病,治療宜清熱涼血養陰,本方去白術、茯苓,加犀角、銀花、連翹;男性中青年多腎陰不足,虛火上炎,發生本病,每伴鼻衄、齒齦出血,治療宜滋陰降火、導熱下行,本方去白術,加川牛膝、白茅根、小薊等;中青年女性多肝郁化熱、失其藏血和調節血量的能力,而易發生本病,多伴性情急躁,脈象弦數,若血上溢則鼻衄、齒齦出血,血下溢則使月經過多,治宜疏泄肝火,本方可加炒梔子、柴胡等;如因思慮過度,勞傷心脾,失其主血和統血能力而發生本病,不論男女老幼,病程日久,都可出現氣血兩虛,可伴心悸健忘,倦怠納減,失眠等癥,治宜重補氣血,本方減去丹皮、旱蓮草、生地,加熟地、黃 、黨參、遠志、炒棗仁、桂圓肉、龍骨、牡蠣等。

[按語] 中醫認為脾統血,主肌肉、四肢,本病出血多在四肢,故本病與脾虛有關。鑒此,在涼血止血的同時,應注意補脾。本方即為補脾止血之代表方,臨床上可放膽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