肛門周圍癰疽的診斷、分析、治療


©醫康網 www.lkum.com 版權所有
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lkum.com/pages/QJKlmsii.html
肛門直腸周圍發生的急慢性化膿性病變,稱為肛門周圍癰疽。本病中醫文獻又有便癰、髒毒、肛門癰、肛內癰、盤肛癰、懸癰、坐馬癰,跨馬癰等名稱。由于發病部位深淺不同,一般稱淺者為癰,深者為疽,統稱為肛門周圍癰疽。相當于西醫的肛門直腸周圍膿腫。

肛門周圍癰疽的診斷要點

1.不分男女老幼,均可發生本病。以20。50歲青壯年發病最多,男多于女。

2.發病前往往有內痔、肛裂,或肺結核、麻疹等病史。

3.本病主要表現為肛門周圍疼痛腫脹,伴有不同程度的全身癥狀;膿腫不易消退,潰後每多成為肛瘺。
  • 肛門周圍皮下膿腫︰發生于肛門周圍的皮下組織,局部紅腫熱痛,膿成則按之波動感,而全身癥狀不明顯。
  • 坐骨直腸窩膿腫︰位于肛門與坐骨結節之間。初期只感肛門部不適或微痛,逐漸伴有發熱、畏寒、頭痛、食欲不振等全身癥狀,隨後局部癥狀加重,肛門有灼痛或跳痛,在排便、咳嗽、行走時疼痛加劇,甚則坐臥不安。肛門指診,患側豐滿,有明顯壓痛和波動感。
  • 骨盆直腸間隙膿腫︰位于提肛肌以上,腹膜以下,位置深隱。局部癥狀不明顯,有時僅有直腸下墜感,但全身癥狀明顯。肛門指診,可觸到患側直腸壁處有浸潤變硬,壓痛、隆起及波動感。
  • 直腸後間隙膿腫︰癥狀與骨盆間隙膿腫相同,直腸內有明顯的墜脹感, 尾部可產生鈍痛,並可放射至下肢。在尾骨與肛門之間有明顯深部壓痛。肛門指診,直腸後方腸壁處有觸痛、隆起和波動感。


  • 4.本病需與肛門旁癤腫及粉瘤相鑒別。肛門旁癤腫發生于肛周皮下,腫塊中心有一毛發,潰後中央有膿栓,多自行潰破,不遺留肛瘺。肛門旁粉瘤呈圓形,表面光滑,有完整囊壁,內為灰白色粉脂狀物,無全身癥狀。

    肛門周圍癰疽的辨證分析

  • 本病多因飲食不節,醇酒厚味,辛辣,以致氣血壅滯,髒腑不和,濕熱流注肛門,結成腫塊,郁而化熱,肉腐成膿;或因痔瘡、肛裂染毒而誘發;或肺癆、麻疹等病並發;或因肺、脾、腎三陰虧損,濕毒乘虛下注,壅聚肛門而成。其特點是︰肛門周圍紅腫熱痛,不易消退,潰後不易收口而成肛瘺。
  • 本病總由濕熱下注所致。然病位有深淺,證候分虛實。一般位深者,全身癥狀重而局部癥狀較輕;位淺者,局部癥狀較明顯而全身癥狀較輕。實證多因過食醇酒厚味,濕熱不化而成;局部紅腫熱痛明顯,成膿較快,潰後膿出黃濁稠厚臭穢。虛證多因肺、脾、腎三陰虧損,濕毒乘虛下注所致;局部漫腫平塌,皮膚暗紅或不紅,疼痛較輕,成膿較慢,潰後膿出清淡不臭。治療以清熱化濕解毒為基本原則。


  • 肛門周圍癰疽的辨證論治

    濕熱毒盛型
    【證見】 局部紅腫熱痛,成膿較快,坐臥不安,受壓、咳嗽時加重;潰後膿液黃濁稠厚而帶糞臭味,潰口呈凸形,常伴有全身不適,惡寒發熱,頭痛身疼,口渴喜飲,便秘溲赤。舌紅,苔黃膩,脈滑數。

    【治法】 清熱化濕解毒,活血祛瘀。

    【方藥】

    1.主方三妙散(朱震亨《丹溪心祛》)合涼血地黃湯(祁坤《外科大成》)加減

    處方︰蒼術6克,黃柏6克,牛膝9克,生地黃12克,當歸尾9克,赤芍9克,連翹9克,金銀花9克,黃芩9克,槐角9克,地榆9克,生甘草3克。水煎服,每日1劑。

    便秘者,加生大黃9克(後下)、枳實9克、瓜蔞仁12克(打碎)。溲赤者,加車前草15克、澤瀉9克。膿成者,加穿山甲9克、皂角刺9克、黃 15克。

    2.中成藥

    (1)三妙丸,每次6克,每日3次,溫開水送服。

    (2)連翹敗毒丸,每次10克,每日3次,溫開水送服。

    (3)痔瘡丸,每次6克,每日2次,溫開水送服。

    3.單方驗方

    (1)肛門直腸周圍膿腫方1(房學賢等《古今民間妙方》)

    處方︰黃連10克,黃柏10克,梔子10克,生地黃12克,龍膽草6克,澤瀉12克,柴胡15克,車前子15克(包煎),生甘草6克。加水1 000毫升,煎至500毫升,二煎加水800毫升,煎至500毫升。合汁分早中晚3次服完,每日l劑。

    (2)肛門直腸周圍膿腫方3(房學賢等《古今民間妙方》)

    處方︰半邊蓮30克,生黃 30克、皂角刺6克。加水1 000毫升,煎至500毫升,每日服1劑。適用于肛周膿腫潰後。

    (3)肛門直腸周圍膿腫方4(房學賢等《古今民間妙方》)

    處方︰紫花地丁15克,蒲公英15克,蒼術10克,苦參15克,川芎10克,丹參10克。加水1 500毫升,煎至l 000毫升,先燻後洗,每日1劑,燻洗2∼3次。適用于肛周膿腫早期。

    陰虛濕阻型
    【證見】 局部漫腫平塌,皮色暗紅或不紅,疼痛較輕,成膿較慢,潰後膿液清淡不臭,潰口晦暗凹陷,有低熱或午後潮熱,食欲不振,消瘦倦怠。舌質淡,苔薄白,脈細無力。若兼見肺虛,可見咳嗽咯血,骨蒸盜汗;脾虛則神疲納呆,大便溏薄;腎虛則腰膝酸軟,耳鳴不寐。

    【治法】 滋陰除濕,兼清虛熱。

    【方藥】

    1.主方滋陰除濕湯(陳實功《外科正宗》)加減

    處方︰當歸9克,白芍9克,熟地黃12克,知母9克,黃柏9克,象貝母9克,澤瀉9克,地骨皮9克,生甘草3克。水煎服,每日1劑

    肺虛者,加百部12克、白及9克、阿膠9克(烊化)。脾虛者,加黃 15克、黨參15克、白術9克、山藥15克,去知母。腎虛者,配服六味地黃丸。潰後氣血雙虛者,宜且十全大補丸、人參養榮丸調治。

    2.中成藥

    (1)地榆槐角丸,每次9克,每日2次,溫開水送服。

    (2)百合固金丸,水蜜丸每次6克,大蜜丸每次1丸(9克),每日2次,空腹溫開水送下。適用于肺虛者。

    (3)六味地黃丸,每次9克,每日2次,溫開水或淡鹽湯送服。適用于腎虛者。

    (4)十全大補丸,每次9克,每日2次,飯前溫開水送服。適用于潰後氣血兩虛者。

    (5)人參養榮丸,每次9克,每日2次,溫開水送服。

    3.單方驗方

    (1)肛門直腸周圍膿腫方2(房學賢等《古今民間妙方》)

    處方︰青蒿15克,鱉甲15克,梔子lO克,牡丹皮10克,蒼術10克,黃柏10克。加水800毫升,煎至500毫升,二煎加水600毫升,煎至400毫升,合汁分早、中、晚3次服完。每日1劑。

    (2)肛門直腸周圍膿腫方3(房學賢等《古今民間妙方》)

    處方︰見濕熱毒盛證單方驗方(2)。適用于肛周膿腫潰後。


    肛門周圍癰疽的外治法

    1.初起 實證用玉露散、雙柏散或如意金黃散外敷;虛證用沖和膏外敷。

    2.膿成 宜切開引流。應根據癰疽的部位、深淺和病情緩急來選擇手術方法。一般應作放射狀切口。

    3.潰後 宜用九一丹,或用生肌玉紅膏紗條祛腐;待創面潔淨後,改用生肌散或皮粘散撒布。

    4.手術
  • 一次切開法︰適用于淺部癰疽。以最隆起波動明顯處為中心,與肛門呈放射狀切開,切口長度與癰疽大小相應。手指伸入切口,分離膿腔間隔,搔刮並清除壞死組織;適當剪除切口邊緣部分皮膚,傷口敞開,使引流通暢。用九一丹或紅油膏紗條祛腐;待創面潔淨,改用生肌膏或皮粘散至痊愈。
  • 一次切開掛線法︰適用于較深部位的癰疽。先以皮膚最隆起波動明顯處作放射狀切開至肛緣,用探針從膿腔內尋找內口,並從內口探出。將肛緣皮膚切開,深層括約肌掛一橡皮線,將肌肉緩慢掛開,避免肛門失禁。
  • 分次切開法︰適用于復雜性深部癰疽。于癰疽頂部皮膚隆起波動最明顯處作放射狀切開,切口長度與癰疽大小相似,用手指分開膿腔間隔,排盡膿液。創口用五五丹紗條引流;待肛瘺形成後,再按肛瘺處理。


  • 肛門周圍癰疽的其他療法

    1.飲食療法參照內痔飲食療法。

    2.預防調護

  • 注意肛門部清潔衛生,防止便秘。
  • 積極治療痢疾、腸炎、痔瘡、肛裂、肛門濕疹等疾病,以防染毒形成癰疽。如肛門直腸有墜脹疼痛等不適,應即時檢查,及早治療。
  • 深部癰疽應保持引流通暢,紗條填塞不宜過緊,並常用l︰5000高錳酸鉀溶液或過氧化氫溶液沖洗傷口,以防發生破傷風。
  • 中醫名藥方

    止痙除癇散(彭靜山)


    [組成] 生龍骨60克生牡蠣60克紫石英45克寒水石45克 白石脂45克赤石脂45克生石膏45克滑石粉45克生赭石60克桂枝15克降香60克鉤藤60克干姜15克大黃15克甘草15克

    [功能] 鎮痙止搐。

    [主治] 癲癇,對各種癇癥有效。

    [用法] 共為極細末,成人每次服5克,一日2∼3次。小兒3歲以內可服0.5—1克,5歲∼10歲可酌加至2克。須連服1—3個月,不可間斷。

    [方解] 癇癥俗名羊癇風,發作時大多尖叫一聲,突然不省人事,或吐白沫,四肢及軀干強直或扭曲。病因多系五髒為病,肝風內動,痰濁中阻,而旁及陰陽維蹺督諸經。《內經》雲︰“二陰急為癇厥”。其癥常猝然昏僕,僅一、二分鐘或稍長即甦醒,醫生多不及見,而無法區分屬何種癇癥,內屬何髒。成人每因驚恐或氣惱而得,兒童患此癥則得自先天。雖無生命危險,但終身不能擺脫。發作間隔長短不定,尚少根治方法。

    根據肝、肺、心、脾、腎五髒為病,旁及陰陽維蹺督諸經,牽涉甚廣,治須兼顧。此方以鎮痙為主,多用金石藥︰龍骨入心、腎、大腸、肝經,能澀腸益腎,安魂定驚;牡蠣澀腸補腎;紫石英重鎮潤心補肝;寒水石由結晶性碳酸鈣而成,瀉熱降火;赤白石脂重鎮收澀;石膏瀉胃熱;滑石利竅解肌;赭石生用養血氣,入肝與心包二經,治血分之病;降香為香木類,有芳香健胃之功,可防止礦物藥傷及胃氣;以上多金石重鎮之藥,故加桂枝解肌調營衛;鉤藤熄風定痙,干姜通脈回陽;金石之品,不可久留體內,故用大黃之走而不守,蕩滌腸府,使藥排出體外;又加甘草和諸藥而解百毒。縱觀全方,質重鎮逆,入髒腑及經絡故可止痙除癇。久服方能生效,切不可間斷,若因獲效而停藥,則易復發。

    [按語] 本方多金石之品,故鎮痙止搐力勝,對癲癇發作有抑制作用。然“石藥發癲”,易損心智,故小兒患者應中病即止,不可久用。

    附 彭靜山簡介︰生于1909年,遼寧省開原縣人。現為遼寧中醫學院附院教授。彭氏16歲學醫,受教于一代名醫馬二琴先生,後進修西醫。臨證近70年,精通內、外、婦、兒、針灸,倡針、藥並用,臨床經驗豐富。

    通訊地址︰遼寧省中醫學院附屬醫院郵編︰1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