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暫性腦缺血發作的現代研究】


©醫康網 www.lkum.com 版權所有
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lkum.com/pages/QJKolqij.html
一、病因病機研究
目前對短暫腦缺血發作的認識,中西醫日趨一致。如詹文濤認為,眩暈是中風先兆癥的表現,是中風的基礎,中風是其歸宿,髒腑氣血陰陽虛損發于前,內生痰、火、風、瘀等實邪繼于後。並將其整個病變過程總結為髒腑陰陽失調、氣血功能紊亂、中風先兆以及中風四個階段。王永炎則認為本病病機以“內風旋動”為主,內風觸動血脈中素存之痰濁瘀血,上擾清竅,橫竄四肢而發病,指出其關鍵為“血中動風”。郭維一認為人到中年由壯漸弱,精血耗損,或腎水虧損,水不涵木;或脾失健運,聚濕生痰,或氣虛血瘀,脈絡瘀阻;加上勞累過度、事不遂心、縱欲無度、過食肥甘等,均可致使氣血逆亂,上擾清竅,橫竄經絡而發為中風先兆之癥,其主要病機為“痰瘀阻絡(腦絡)”。陳璽綜合歷代醫家的論述,認為中風先兆發作時屬中經絡範疇,但因其氣血尚未衰敗,故而癥狀持續時間較短,隨發隨止,及待正氣衰憊,則癥候留存且漸進惡化,即為中風之證。總之,本病的病因,不外情志不暢,飲食不節,勞逸無度,痰濁內生,積損正衰;病機不外虛實兩端,或互為因果,或兼而為病;脾腎陽虛,氣虛血瘀;痰濁內生,痰瘀互結;肝腎陰虧,肝陽上亢;虛風內動,橫竄經絡等,臨床宜詳辨細審。

二、辨證論治的研究
張鶴年將中風先兆癥41例患者辨證分為四型︰肝風痰瘀型、痰瘀化熱型、氣虛血瘀型、陰虛血瘀型。第三屆全國中風病研討會(1998)將中風先兆分為三證︰肝陽上亢證,治以平肝潛陽湯(生牡蠣、赤芍、川牛膝、槐米、夏枯草);痰濁壅滯證,治以化痰通絡湯(天麻、清半夏、石菖蒲、生山楂、丹參、制香附);腎虛血阻證,治以補腎通絡湯(赤白芍、何首烏、枸杞子、益母草、黑豆、麥冬、白蒺藜)。金潤泉根據現代醫學觀點,結合傳統中醫理論,將頸內動脈系統本病分為三型︰肝陽暴亢,風火上擾型,治宜天麻鉤藤飲加減以平肝熄風、清熱瀉火(天麻、鉤藤、石決明、梔子、黃芩、川牛膝、杜仲、益母草、桑寄生、夜交藤、朱茯神、羚羊角);痰熱腑實,風痰上擾型,可用星蔞承氣湯加減(生大黃、芒硝、全瓜蔞、膽南星)以化痰通腑,清熱熄風;氣虛血瘀型,采用補陽還五湯加減以益氣活血化瘀通絡(黃 、當歸、赤芍、地龍、川芎、桃仁、紅花、桂枝、黨參、炒白術)。另將椎一基底動脈型本病分為6型︰虛痰眩暈,治宜健脾益腎化痰,選用六味地黃丸或人參歸脾丸常服;實痰眩暈,常用滾痰丸或清氣化痰丸治療;實火眩暈,可服牛黃清心丸或至寶丹以清心開竅定眩;虛火眩暈,宜滋腎養肝,常以六味地黃丸合二至丸口服;陰虛眩暈,治宜填精補腦,常選杞菊地黃丸加味治療;陽虛眩暈,治宜引火歸原,常用桂附八味丸以溫腎助陽,引火歸元,以生元氣。

此外,單味中藥及制劑的應用,多依據現代藥理,並根據治療中風及中風後遺癥的經驗而推廣使用。如丹參及其制劑,有抗血小板凝集,抗凝血並改善腦循環作用;川芎的有效成分為四甲  (川芎 )、阿魏酸、揮發油,對改善腦膜和外周循環,抗血小板凝集,降低血液黏度,擴張小動脈,抑制谷氨酸活性有較強作用。葛根提取物葛根素,能顯著改善紅細胞變形能力,降低血壓,控制血糖,抑制血小板集聚,增加微血管運動幅度,改善血液循環。大蒜亦被發現具有降脂及抗動脈粥樣硬化作用,大蒜素可以提高血小板內cAMP水平,從而抑制血小板的聚集,同時也發現其具有清除自由基、拮抗ca2+離子、擴張腦血管、保護腦細胞等作用。燈盞細辛注射液能明顯降低實驗犬大腦中動脈張力,改善微循環,使血流速度加快,降低血黏度,使外周血小板計數減少,並抑制其聚集,使白陶土部分凝血活黴時間延長,而凝血黴原時間無明顯變化。血漿縴維蛋白原減少,優球蛋白溶解時間縮短,血清縴維蛋白降解產物增加。銀杏葉制劑能保護腦組織對抗缺血性損傷,抗血栓,抗凝血,改善微循環,減輕腦水腫,保護腦組織,改善腦組織對葡萄糖和氧的攝取,延長動物在缺氧狀態下的存活時間,促進其代謝功能,同時具有良好的清除多種自由基的作用,是一種廣譜的自由基清除劑。絞股藍水煎劑對腦血管病患者血小板積聚的對抗及解聚作用十分明顯,動物實驗有降低血管外周阻力及降血壓作用。並能夠擴張腦血管和冠狀動脈。同時實驗發現有一定的抗腦缺血作用和對缺血再灌注損傷的保護作用,並具有較強的清除自由基的作用。

中醫名藥方

七成湯


七成湯



【來源】《瘟疫論》卷一。



【組成】破故紙(炒,捶碎)9克 熟附子3克 遼五味2.4克 白茯苓3克 人參3克 甘草(炙)1.5克



【用法】水煎服。



【主治】溫疫愈後,真陽不足,脈遲細而弱,每至黎明或夜半,便作泄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