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性炎癥性脫髓鞘性多發性神經病的病因病理】


©醫康網 www.lkum.com 版權所有
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lkum.com/pages/QJKolrel.html
一、西醫病因病理
病因目前尚不清楚,約有半數以上病人在發病前數日到l∼3周有鼻塞、咽痛、發熱等上呼吸道感染及腹瀉、嘔吐等胃腸道感染癥狀,或先有流感病毒、水痘病毒、帶狀皰疹病毒、腮腺炎病毒、肝炎病毒、柯薩奇病毒、EB病毒、巨細胞病毒、ECHO病毒等的感染。但在病變組織中尚未能找到病毒直接侵犯的證據。近期研究顯示,本病與空腸彎曲菌的感染關系密切。尤其在我國,本病幾乎與空腸彎曲菌感染的流行病學特點相符合,而且病前感染率達30%。多數學者認為,自身免疫反應是本病的發病機制,即是由免疫介導的遲發性超敏反應。因本病可發生于疫苗接種之後或發病前常有前驅感染,在一段潛伏期之後出現神經癥狀,血清中發現有循環免疫復合物及抗周圍神經髓鞘抗體;血淋巴母細胞數增高;腦脊液蛋白增高,包括免疫球蛋白G、M及A增高,以IgM增高顯著,且出現寡克隆IgG;實驗性變性反應神經炎具有與本病相似的病理、電生理和腦脊液改變。病理改變在脊神經根、後根神經節、周圍神經和腦神經,以神經根、神經干及神經從的改變更為明顯。病理特征為節段性脫髓鞘,伴有血管(主要是小靜脈)周圍及神經內膜的淋巴細胞、單核細胞及巨細胞的浸潤。軸索常無改變,嚴重病例可以見到軸索腫脹、扭曲和斷裂。在同一條神經縴維中可以同時見到髓鞘脫失及再生髓鞘,脊膜有炎癥反應,脊髓可有點狀出血,肌肉呈失神經萎縮。重癥患者中樞神經系統常可受累,腦神經運動核、脊髓前角細胞變性,脊髓、腦、腦干的血管周圍有單核細胞浸潤。

二、中醫病因病機
本病屬中醫痿證範疇。痿證以肢體痿軟無力為主癥。痿之名稱,首見于《內經》。根據其病因病機的不同,《素問•痿論》將其分為痿蹙、脈痿、筋痿、肉痿、骨痿等不同類型。《素問•痿論》還指出︰五髒使人痿。《素問•生氣通天論》又有“因于濕,首如裹。濕熱不攘,大筋軟短,小筋弛長,軟短為拘,弛長為痿。”《儒門事親》中提出︰“由于腎水不能勝心火,心火上灼肺金,金受火制,六葉皆焦,皮毛虛弱急薄,著則生痿蹙也。”《馮氏錦囊》中認為︰“痿證由于氣血不足,受病在不能充固者也,當純從不足治。”《丹溪心法》中提出痿證有濕熱、痰濕、氣虛、血虛、瘀血五種證候。

  • 肺熱傷津 感受溫熱之邪,灼傷肺金,肺為熱灼,肺氣失于清肅,則見身熱、咳嗽。燥傷津液,可見咽干、口渴等癥。熱壅于肺,氣機失暢,不能宣發敷布津液以潤澤五髒,五髒精氣不足,筋脈失于濡養,而發為痿證。
  • 濕熱阻絡 久居濕地或涉水冒雨,感受濕邪,濕留不去,郁久化熱,阻滯經脈,久則氣血運行不利,筋脈肌肉失養,成為痿證,濕熱內蘊,困阻脾胃,運化失司,筋脈失養,亦可成為痿證。
  • 寒濕下注 素體陽虛,當風露宿,或汗後淋雨,以致寒濕之邪侵犯肌表,阻遏經脈,氣血為寒濕痹阻,無以濡養五髒,以至筋骨、肌肉痿弱無力。
  • 脾胃虛弱 素體脾虛或急性期過後濕邪漸去,脾胃損傷。脾為後天之本,系氣血生化之源。脾失健運,致氣血津液生化不足,轉輸不能,無以榮養筋脈肌肉,故見肢軟無力,肌肉消瘦,漸至痿廢不用。
  • 肝腎虧虛 素體稟賦不足或年老腎氣虛衰,或久病傷及肝腎,以致肝腎陰虧,筋脈失養,則成痿證。


  • 脾虛濕勝是本病發生的主要病機,病在筋脈肌肉,與脾、肺、肝、腎關系密切。屬本虛標實之證。在本為脾胃肝腎虧虛,在標為濕熱、寒邪外侵,氣血阻滯,急性期以標實為主,常可出現呼吸困難,甚至亡陰亡陽的危險證候。

    中醫名藥方

    二地降糖飲(汪履秋)


    [組成] 地錦草15克 地骨皮15克 南沙參12克 麥冬10克 石膏30克(先煎) 知母10克 生地15克 僵蠶10克青黛5克(包煎) 澤瀉30克苦參15克

    [功能] 養陰清熱,降糖除消。

    [主治] 非胰島素依賴型糖尿病。癥見口渴欲飲,消谷善饑,小便頻多,疲乏無力,形體消瘦,舌質偏紅.苔薄黃,脈細數。

    [用法] 先將上藥浸泡30分鐘,再煎煮30分鐘,每劑藥煎2次,將2次煎出的藥液混合分2次服用。

    [方解] 糖尿病以多飲、多食、多尿及身體逐漸消瘦為主癥,當屬祖國醫學消渴範疇。其病理變化以陰虛為本,燥熱為標,治療以養陰增液、潤燥清熱為大法。汪氏認為養陰增液以滋養肺腎為主,潤燥清熱主要是潤肺清胃。故方中以南沙參、麥冬、生地滋養肺腎;地骨皮、石膏、知母清肺熱瀉胃火;而地錦草、僵蠶、澤瀉、苦參、青黛等藥乃結合辨病用藥,據藥理研究及臨床觀察,這類藥物均有不同程度的降低血糖作用。全方辨證結合辨病,熔潤肺、清胃滋腎于一爐,實為上、中、下三消的通治方。

    [加減].上消口渴欲飲明顯者,加蘆根、天花粉、石斛等清肺潤燥;中消消谷善饑顯著者,加黃連、玉竹等清胃瀉火;下消尿頻量多者,加熟地、山萸肉、淮山藥等滋補腎陰。氣陰兩虛,神疲氣短納差便溏者,加白術、苡仁、山藥、扁豆;陰虛及陽者,每見小便混濁,腰膝酸軟形寒怕冷,舌淡白,脈沉細等癥,加熟附子、肉桂、補骨脂、仙靈脾等。若見舌下靜脈怒張,舌有瘀斑、瘀點,肢體麻木疼痛,婦女月經不調等血瘀征象者,則宜伍以桃仁、紅花、鬼箭羽、赤芍、丹參等。

    [按語] 本方經臨床反復使用,既能改善臨床癥狀,又能降低血糖、尿糖。曾對20例病例作過統計,有效率為90%,降低血糖的幅度平均達36%。

    [典型病例] 吳某,女,44歲。1989年5月10日初診。

    患者起病年余,口渴欲飲,飲不解渴,日飲水量達3000毫升以上,消谷善饑,日主食量近1公斤,小便頻多,體日漸消瘦,舌苔黃燥,脈象弦數。查空腹血糖為15.4mmol/L (228mg%),尿糖(+++)∼(+++)。證屬肺腎陰傷,胃火內熾。治擬清胃潤肺為先,佐以養陰增液,再參驗方降糖之品。處方︰石膏30克(先煎) 知母10克黃連3克天花粉20克生地黃15克地錦草15克 地骨皮15克 南沙參12克 麥冬10克 僵蠶10克青黛5克(包煎)、澤瀉30克 苦參15克。

    藥進30劑,諸癥有減,日飲水量降為1000毫升、進主食量控制在300∼350克,小便量亦明顯減少,疲乏無力,舌苔花剝,血糖降為10. 2mmol/L(195mg26),尿糖(+)∼(++)。轉從養肺益腎為主。原方去黃連、石膏、花粉,加玉竹10克、枸杞子10克、淮山藥10克。再進50劑,三消癥狀基本消失,尿糖轉陰,空腹血糖控制在7. 21mmol/L(130mg%)左右。原方再進,以資鞏固。一年後隨訪j患者已停藥半年余,病情穩定,未見反復。

    附汪履秋簡介︰生于1919年,江甦省興化市人。現為南京中醫學院教授、附屬醫院主任醫師。汪氏出身于中醫世家,幼承庭訓,後從當地名醫學習。從事醫、教、研50余年,擅長內科雜病的治療,尤其對類風濕、紅斑狼瘡、肝炎等病的治療經驗豐富。

    通訊地址︰南京中醫學院郵編︰210000